北京市去年非法集资案涉81亿元,案件高发

图片 1

据统计,去年全国新发非法集资案件5197起、涉案金额2511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4.48%、0.11%。非法集资案件数和涉案金额近年来首次出现“双降”,前两年案件集中爆发、急剧攀升的势头已经有所遏制。

最高人民检察院昨天通报了全国检察机关去年以来查办金融领域刑事犯罪工作有关情况,其中,本市检察机关去年受理非法集资犯罪公诉案件72件,涉案金额总计高达81亿余元。

新华社北京4月23日电
题:案件高发、手段多样、处置难度大——我国非法集资总体形势依然严峻

图片 1

非法集资案;非法集资;犯罪;发案;违规

记者23日从2018年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法律政策宣传座谈会上获悉,当前我国非法集资案件数量、涉案金额继续下降,但总体形势依然严峻,呈现大要案高发、手段花样翻新,认定难度加大等特点。

去年非法集资案涉81亿元

案件高发多发

最高人民检察院昨天通报了全国检察机关去年以来查办金融领域刑事犯罪工作有关情况,其中,本市检察机关去年受理非法集资犯罪公诉案件72件,涉案金额总计高达81亿余元。

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新发涉嫌非法集资案件5052起,涉案金额1795.5亿元,同比分别下降2.8%、28.5%。2018年1至3月,新发非法集资案件1037起,涉案金额269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6.5%和42.3%。

去年受理非法集资公诉案翻倍

“虽然保持‘双降’态势,但案件总量仍在高位运行,参与集资人数持续上升,涉及多个省份乃至全国的重特大案件仍时有发生,总体形势依然严峻。”处置非法集资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主任杨玉柱表示。

据市检察院副检察长苗生明介绍,近年来,本市金融领域犯罪案件总体呈上升趋势,其中非法集资犯罪案件大幅度上涨,在涉案数额、投资人数等指标上屡创新高,社会危害性大,严重破坏了国家金融秩序,影响社会和谐稳定。

最高人民法院的数据显示,2015年至2017年全国法院新收非法集资犯罪案件同比分别上升108.23%、36.7%、6.13%;2015年至2017年审结非法集资犯罪案件同比分别上升70.1%、76.2%、22.2%。

去年1月至今年6月,本市检察机关共受理金融犯罪审查起诉案件1385件1802人,其中对1056件1298人提起了公诉。从办案情况看,涉及金融领域的犯罪主要集中在非法集资、信用卡诈骗和证券犯罪三个方面。

“目前是非法集资案件高发期。‘e租宝’‘泛亚’等跨省份的大案要案不断出现,涉案数额不断攀升。”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审判长陈学勇说。

苗生明表示,特别是非法集资案件,已转变为常态性犯罪,为此,本市检察机关将此类犯罪作为金融犯罪的重中之重,采取有效措施,予以严厉打击。2014年,本市检察机关受理非法集资犯罪公诉案件72件,是2013年的2.1倍;涉案总金额高达81亿余元,是2013年的4.1倍。

公安部的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公安机关共立案侦办非法集资案件8600余起,涉案金额超亿元的案件达50起。

朝阳西城发案占80%

“非法集资侵害对象涉及各年龄、收入和职业人群,特别是许多低收入人群、农民群众、退休人员参与其中,不少群众把养老钱、救命钱投入集资,几乎血本无归。”公安部经侦局副局长王志广表示。

本市非法集资案件发案地点集中、发案数量与单案涉案金额不断冲高。据统计,发案地段位于朝阳区和西城区的非法集资案件占到了全市案件的80%,一些一线商圈成为从事非法集资人员注册公司的青睐之地。

犯罪手段花样翻新

案件频发的同时,非法集资犯罪手段花样翻新。王志广介绍,当前非法集资犯罪手法欺骗性更强,有的攀附冒用金融创新、精准扶贫、慈善互助等名目,诱骗大量群众;有的授意唆使参与者虚构商品交易获得“消费返利”,妄图快速聚敛公众资金;更有甚者包装造假、隐匿资金、肆意挥霍,沦为赤裸裸的集资诈骗。

杨玉柱表示,当前,全国非法集资新发案件几乎遍布所有行业,投融资类中介机构、互联网金融平台、房地产、农业等重点行业案件持续高发。大量民间投融资机构、互联网平台等非持牌机构违法违规从事集资融资活动,发案数占总量的30%以上。

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加快了非法集资的蔓延速度。陈学勇表示,非法集资线上线下相互结合,大大突破了地域界限,涉案地区快速从东部向中西部扩散,从一二线城市向三四线城市蔓延。除江苏、浙江、河南、山东等原有的高发地区外,北京、河北、陕西、重庆、贵州、新疆、云南、安徽等成为新的高发地区。

处置难度加大

手段多样、隐蔽性强,风险传染快,让非法集资案件的处置难度加大。

陈学勇表示,多数案件是因资金链断裂后才案发,非法集资的钱款往往已经用于偿付高额利息、企业运作和运营支出以及犯罪分子挥霍,追赃挽损难度大。

“‘e
租宝’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最大的非法集资案件,涉案金额达762亿余元,集资参与人达115万余人,涉及全国31个省份,案件审判、处置难度非常大。”陈学勇说。

最高检侦查监督厅二级高级检察官王宁表示,金融犯罪潜伏期比较长,从作案到案发有2至3年的周期或更长,在被告人无法兑付时才会案发。由于大部分资金没有用于正规投资,而是被挥霍或者支付高额利息,案发后往往难以追回,绝大多数投资人损失惨重。

铲除非法集资的社会痼疾意义重大。杨玉柱表示,下一步要加快消化陈案,协同处置好跨省案件;加强制度建设,推动《处置非法集资条例》尽快出台;推动各地建立健全监测预警体系,建立线上线下相结合、常态化的风险排查机制。